小時候看《西遊記》,完全不知道故事在說什麼,光看孫悟空神采飛揚手拿如意棒腳踏翻斗雲漫天翱翔,足以吸引小朋友的目光。後來長大了才發現《西遊記》不只是中國神話著作,裡頭還藏著許多人生大道理,其中就以唐三藏取西經前必須收服他的夥伴們的這個過程較為精彩。

前往西天這條路上妖魔潛伏四處,危機重重,光憑唐三藏的血肉之軀(更何況他的血肉之軀正是妖魔的目標),絕對無法獨自完成,他需要的是團隊。幸運的是觀音菩薩已幫他找好了各個精英團員,不幸的是他並沒有選擇的權利,萬一收服不成問題可就大了。(當然,若是收服不成,那就沒後續故事看了。)

我想音樂的路也大概和前往西天的路上不相上下吧,我在找尋夥伴的這條路上其實一點也不平坦。如今,「冬夏雨晴」在音樂製作上我僥倖遇上了永輝,感謝在生命遇上他,再接下來我還需要怎樣的夥伴?首當其衝,當然是演唱的歌手。已在線上的歌手我不考慮,因為牽涉的層面太廣,包括歌手與原來的經紀公司、合約、製作人等等的問題,那絕對是我處理不來的。當然,自己夠不夠格和別人談合作,這也是極大重點,所以我需要的是素人,在我心中倒是有兩位人選。

給了兩位心中人選發簡訊提出邀約,怎料兩位都忙著自己的工作或事業,久久沒有回覆。那一刻,我的心涼了半截。在我苦苦思索還能找哪一位時,還記得那是凌晨兩點,我終於收到雪雯的回覆,她說她才從新山回到家。

和雪雯的認識,其實還蠻奇妙的。

她是我中學的學妹,說是學妹其實是讓我好下台,不如這麼說吧,當年如果我留級十五年的話就會成為她的同班同學了。在 2012 年我為我的母校芙蓉中華百年校慶寫了首主題曲《我們的歌》後正苦惱著該找哪個女聲來演唱時,一位朋友推薦了她的表妹,怎料表妹再轉介紹她的一位朋友,於是我先是“聽”見了雪雯,再“看”見了雪雯。

表妹先傳來她試唱的聲頻,聲音是好聽的,只是或許是因為長期在駐唱,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油。我所謂的油,其實是指哭腔太重。見面之前我倒是先做好心理建設,長期駐唱或許養成了一種比較自我的個性,不容易接受別人的指點,我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以好好說服。和雪雯第一次見面是在我家練唱,我對她的第一印象是這傢伙是嚴重路痴,需要一邊通電話,一邊指引方能帶到來我家。初次見面後我對這小女子改觀了,這傢伙竟是平易近人!

2012那年在錄音室錄唱《我們的歌》2012-07-26 13.34.07
2012那年在錄音室錄唱《我們的歌》

那天試唱後的幾個星期,我們就正式進入錄音室。很記得那天,我從吉隆坡開車去到芙蓉將這把聲音接上來吉隆坡的錄音室。這是她的第一次錄音,也是我的第一次見識別人錄音。當時在場的錄音師簡直是我的救命恩人,有了他的指導,我才了解原來錄音這件事也並非易事;有了他的指引,才讓雪雯用不同的層次來詮釋歌曲。歌曲錄製完畢後,我再把雪雯送回芙蓉去。出發前身體本來就不太舒服,匆匆忙忙一來一回後我終於累垮了,一連病了好幾天。倒在床上頭痛得要死的那刻我問自己:做音樂這麼累到底是為了什麼?

兩年一轉眼過去,她在台灣留學也學成歸來,她的歌聲還是停留在我腦海中,能不能再次合作,我還真沒什麼把握。直到她親自打來的那通電話義無反顧說支持我到底後,關上電話的那一刻我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Sharing is Caring 讓我們的音樂走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