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4日,《聽昨夜星光》編曲完成後終於進入錄音室錄唱的部份。
要敲定雪雯的時間來錄音也並非易事,她工作的時間也實在難以捉摸,不過一旦她騰出了時間,要她錄音一整天都不是問題,結果我們還真的折騰了大半天。

從吉隆坡開車到芙蓉接這把女聲上來吉隆坡的錄音室,怎料接了她才開出高速公路我就恍了神走錯了方向,竟然往柔佛新山的方向開去卻渾然不知。大概是太久不見雪雯聊天聊過了頭,也或許是我連續幾天的工作疲勞,開車開著開著從三條路道換成兩條路道我才開始疑惑,是不是自己走錯了路?這時才抬頭看看左邊的路牌,天啊!這麼低級的錯誤我也會犯?

結果,我們已身在馬六甲!
身旁的雪雯竟然也沒有察覺,真的是世紀奇聞。

原來約好兩點,如果沒走錯路,到達錄音室的時間是剛好。現在可好了,還得要花上多一倍的時間去到吉隆坡的錄音室,急忙給永輝打個電話說會遲到,也剛好錄音師 Peter 說會遲到,我才安心下來。要知道錄音室按照每小時收費,如今在所有事情都得親力親為的情況下,支出可省則省。

夢想真的是很昂貴的。

studio大概三點終於來到錄音室。這間位於蒲種的 Studio 21 錄音室,才抵達門口就被它大大的金漆招牌給鎮住,才走進錄音室裡面就被它的擺設給吸引住。這,真的是間挺有意思的錄音室啊!

永輝和雪雯之前交錯合作過(芙中百年校慶主題曲《我們的歌》,永輝先完成編曲,後來雪雯在不同地方錄唱),這次兩人見面還是頭一遭,可以想像雙方可是多麼客氣,我開始有點擔心待會的錄音在彼此都這麼客氣的氣氛下能否順利進行。我和雪雯很熟,說客氣話雙方都會覺得噁心,我的要求是什麼,我要怎樣的情緒演唱,明講就是了,可是今天我的身份只是個作曲人在旁聆聽,永輝才是錄唱的負責人兼製作人,專業的事還是交給專業人士吧。

《聽昨夜星光》整首歌並沒有歌詞,只有哼唱。這或許對很多聽歌習慣詞曲完整的人感到不自在的一點,更別說演唱人了。雪雯在錄唱的前一晚還在詢問我,到底要 la la la 還是 hmm hmm hmm 來唱,我笑笑說用你最自然舒服的表達語言就好,後來她選擇了 da da da。

無詞用最自然最舒服的方式演唱,這是我和永輝的共識。
雪雯醞釀好情緒先錄唱歌曲的前半段,我們隔著一道厚厚的玻璃,我低著頭閉上眼睛靜靜聆聽,她站在小房間裡也閉上眼睛錄唱。讓我訝異的是在無詞的情況下,她也可以把我的旋律一音不漏的情況下唱好,這絕對是項才華。聽她那一刻的演唱如同在聽她敘述過往受傷的故事,我對永輝說那一刻有種感覺讓我好想過去抱著她安慰她。怎料永輝笑說:去吧,我不會阻止你。

我翻了翻白眼,在如此感性的時刻,竟然給我這樣的回應。
錄音完畢後的一個星期,永輝傳來錄音的初剪,配上編曲儘管有些錄音瑕疵還待調音,可是當我聽她唱第二遍高音激昂的部份,已讓我雞皮疙瘩掉滿地。

觀賞音樂繪本網頁《聽昨夜星光》
http://seasonontrain.com/yestarnight/
聽昨夜星光-冬夏雨晴

Sharing is Caring 讓我們的音樂走下去

2 thoughts on “紀事八:走進錄音室

  1. Anonymous says:

    朋友加油!梦很多时候只有自己的孤单,而现实有很多人却只是让你更加不安。很多时候,孤单是一种最美的旋律。因为你可以听到最真切的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